導航
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視角 > 解讀

人工智能的畫作版權到底算誰的?

發布時間:2019-07-19
責任編輯:戚碩
來源:中國法律網

摘要:近日,人工智能少女畫家微軟小冰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舉辦首次個展,小冰在向人類400年藝術史236位西方著名人類畫家學習後,在受到文本或其它創作源激發時,能夠獨立完成100%原創的繪畫作品。

  近日,人工智能少女畫家微軟小冰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舉辦首次個展,小冰在向人類400年藝術史236位西方著名人類畫家學習後,在受到文本或其它創作源激發時,能夠獨立完成100%原創的繪畫作品。

  随着文化創意産業發展的口号日漸響亮,近年來,人工智能正越來越多的出現在這一領域。2016年3月,日本人工智能獨立創作的4篇小說參加第三屆日經新聞社“星新一獎”比賽,部分作品還通過了初審;2017年5月,由微軟小冰創作的詩集《陽光失去了玻璃窗》正式對外出版;2018年10月,由巴黎藝術團體研發的人工智能畫作《埃德蒙·貝拉米肖像》以300萬天價被拍賣。

  如此凸顯一個很現實的法律問題,人工智能所創作的生成内容是否構成作品?受著作權法保護嗎?法律上如何定位?

  2019年5月6日,全國首例因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而引發的著作權糾紛案件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宣判。回顧案件事實,原告某律師事務所于2018年9月9日在其微信公衆号上發表一篇文章,該文未經原告授權便被被告某公司經營的百家号平台上轉載使用。而本案的争議焦點之一,就是原告方所對涉案文章中人工智能所生成的内容是否享有版權的問題。

  被告認為涉案文章含有圖形和文字兩部分内容,均是采用法律統計數據分析軟件智能生成的報告,而非通過自己智力勞動創造獲得,不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範圍。

  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認為,涉案文章中的圖形為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不符合圖形作品的獨創性要求,原告對其享有著作權的主張不能成立,但是涉案文章中的文字,不是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的内容,具有原告思想、情感的獨創性表達,原告對其享有著作權。

  通過這一案例,我們多少可以窺見何種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才能被認定為作品,從而獲得法律保護。

  “《著作權法》兩個基本問題是作者和作品。其中,作者是具有獨創性貢獻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作品則是具有獨創性、可複制性的智力成果。”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平提出,從拟制作者的角度來看,人工智能作為作者從法理上是沒有障礙的,但人工智能生成作品的著作權問題,需要基于人工智能的分類來讨論。

  根據北京市恒德律師事務所律師艾華的說法,以人工智能的智能化為标準,大緻可将其分為“被動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和“主動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單純通過反映數據,不具有獨創性的人工智能成果即為“被動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通過自行建模、進而總結規律和要素所産生的生成内容即為“主動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

  結合前文案例可以發現,“主動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由于具有一定自主控制能力和與自然人高度相似的獨立神經反應系統,基本可以納入著作權讨論範圍之内。

  微軟小冰可視為當前AI領域一種典型的“主動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據悉,目前小冰的詩已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和行文技巧,小冰的畫無論從用色、表現力和作品中包含的細節元素均實現100%原創。

  那麼著作權是否可歸這種“主動型”人工智能或是其背後研發團隊所有?社科院創新工程執行研究員楊延超認為,如果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足夠優質,借鑒歐盟做法,可由人工智能享有著作權,但人工智能研發團隊雖然構建了人工智能的算法和神經網絡,但人工智能最終能寫出什麼東西,沒有人完全知道,因此著作權歸人工智能研發團隊不盡合理。

  不過人工智能研發團隊雖然不具備著作權,不意味着公衆可以自由使用這些成果。“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的内容凝結了軟件研發者(所有者)和軟件使用者的投入,具備傳播價值,應當賦予投入者一定的權益保護。軟件研發者(所有者)可通過收取軟件使用費,使其投入獲得回報。”北京互聯網法院法官李明檑表示。

  相比著作權歸屬的衆說紛纭,人工智能是否應該享有署名權似乎還更容易達成共識。今年5月,微軟小冰化名“夏語冰”參加了央美研究生畢業作品展,在身份被揭示之前,并未有人發現其畫作出自人工智能之手。此前還有人工智能以“西”“水”“清”“隻”四字開頭,生成與宋詞人秦觀的《金山晚眺》同名詩詞,同樣讓人難以分辨哪首是自然人創作,哪首是人工智能寫就。“當我們對人類創作還是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難以分辨時,署名就顯得非常重要,隻有通過署名,才能知道誰是真正的作者。”張平表示。這一點上海大學副教授袁真富也同意:“署名權是自然的權力,不能被人類所侵占。”

  值得一提的是,微軟小冰明确放棄了詩歌版權,卻在其創作的每一幅畫下面都保留了編碼。據悉美術版權與詩作版權還不太一樣,例如畫家甲将畫出售給乙,乙隻享有該畫的所有權,但不享有該畫的著作權。不過這一現狀很容易産生一個問題,比如乙如欲實現其經濟利益展覽此畫,就會與甲的著作權發生沖突,同時,甲要展覽作品原件,也不得不求助于乙。為了解決這一矛盾,我國《著作權法》第18條規定:“美術等作品原件所有權的轉移,不視為作品著作權的轉移,但美術作品原件的展覽權由原件所有人享有。”

  一句話概括,你的畫賣了,著作權還是你的,但你要想辦展,就得問問新主人答不答應了。

  将視角延伸到國際,早在1988年,英國正式頒布了《版權、設計和專利法》,承認人工智能生成作品著作權,為其他國家立法提供了借鑒。美國主要采用兩種路徑應對人工智能生成作品的版權保護問題:一是回避作者身份是否屬于人類的問題,傾向于從創作成果客體角度進行判别;二是将人工智能程序進行法律拟制,使其成為作者或者共同作者,從而解決獨創性來源問題和權利歸屬問題。除了英國,目前新西蘭和南非等國家也已經以法律形式認可了人工智能創作作品的可版權性。

  盡管人工智能被視為闖進法律界的“一頭大象”,多方聲音之下,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李琛卻認為現在下定論還為時過早。在她看來,人工智能的優勢在于“深谙套路”,其生成的表達往往不是稀缺的,當經過市場篩選,人工智能生成的“平庸之作”也就不會引發太多著作權糾紛。“法律并不能直接調整技術,隻是對技術進步帶來的新的社會關系進行調整。人工智能對社會關系的影響程度還需觀察,不能先于社會關系調整法律。”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中國知識産權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中國知識産權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鍊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國知識産權網",違者本網将依法追究責任。

IP大咖說

集成電路領域企業知識産權保護(二)
集成電路領域企業知識産權保護(一)

熱門推薦

“學而思”訴“思而學”商标侵權及不正當競争案終...
賦予科技人員成果所有權,能否解決轉化難題?

歡迎投稿:tougao@juhua758687.cn

投稿熱線:010-82000860-8215

關鍵詞

IP大咖說

集成電路領域企業知識産權保護(二)
集成電路領域企業知識産權保護(一)

熱門推薦

“學而思”訴“思而學”商标侵權及不正當競争案終...
賦予科技人員成果所有權,能否解決轉化難題?

歡迎投稿:tougao@juhua758687.cn

投稿熱線:010-82000860-8215

關鍵詞
http://m.juhua758687.cn|http://wap.juhua758687.cn|http://www.juhua758687.cn||http://juhua758687.cn